您當前位置:廣水房網>廣水資訊>住建部新國標征求意見:新建幼兒園必須配建托兒所
天湖馬德里

天湖馬德里

湖北廣水市應山辦事處印臺路與花園路交匯處(印臺山公園以南200米)

0722-6669666

住建部新國標征求意見:新建幼兒園必須配建托兒所

  • 小編:胡椒粉  來源:中國經濟網  點擊:1009
  • 2019-06-24 15:58:44
  • 字體:[]

文章來源:中國經營網

  近日,住建部對2016年版本的《托兒所、幼兒園建筑設計規范》(JGJ39-2016)進行了局部修訂,并公開向社會征求意見。

  修訂工作于2019年年初啟動,目前已完成實地調研和論證。

  《中國經營報》記者比對發現,修訂稿通過對現行幼兒園、托兒所建筑設計規范中諸多指標的修訂,對托兒所規模、建筑空間布置、安全、活動場地面積、設施環境等方面進行完善。

  為解決托幼機構不足的問題,修訂稿還提出,新建幼兒園必須配建一定規模的托兒所,幼兒園與托兒所班數比例宜為3∶1。

  但有教育系統人士認為,限于成本考慮等因素,配建托兒所的相關規定,在實施中或存難度。也有業內人士稱,若公辦園配建托兒所,在北京或不適用。

  修訂重點在托幼

  “此修訂稿中,托兒所部分修訂得比較多。”北京市某教育系統內部人士告訴記者。

  修訂稿規定,托兒所分乳兒班(0?12月)、托小班(12?24月)和托大班(24?36月),托兒所班數不宜超過8個,幼兒園不宜超過12個班,其中,小型托兒所的班級規模為1?2個,中型為3?5個,大型為6?8個,幼兒園的規模指標與此前一致。

  修訂稿還對托兒所、幼兒園建筑與其他建筑合建規定做了適當調整。

  由于城市建設用地緊張,獨立建造托兒所很困難,因此,出現了許多合建的托幼機構,考慮到實際情況,這次規范修訂放寬了合建的建筑類型,即三個班及以上的托兒所、幼兒園建筑應獨立設置,兩個班及以下時可與居住、養老、教育、辦公建筑合建,但應設獨立的疏散樓梯和安全出口。此前,兩個班及以下時只可與居住同建。

  此外,托兒所、幼兒園應設室外活動場地,但改、擴建的托兒所、幼兒園設置室外活動場地確有困難時,室外活動場地人均面積不應小于3平方米。

  為保證嬰幼兒的身體健康,修訂稿規定,嬰幼兒生活單元的活動室、寢室、睡眠室冬至日底層滿窗日照不應小于3小時;托兒所、幼兒園不應使用中水;當采用太陽能、空氣源熱泵等熱水溫度可能低于60℃的系統時,應設置熱水消毒設施。

  記者注意到,在室內采光系數指標上,修訂稿采用了標準值,替代了此前的最 低值,比如活動室、寢室、乳兒室的采光等級要達到Ⅲ,采光系數應為3%,此前達到2%即可。

  而為了保障嬰幼兒在應急情況下的疏導安全,修訂稿規定,幼兒園生活用房應布置在三層及以下,托兒所乳兒班和托小班應布置在首層,托大班生活用房布置在首層確有困難時,可布置在二層,并應設置可靠的供幼兒安全疏散的設施。

  托幼機構供給失衡

  值得關注的是,為應對當前供3歲以下嬰幼兒使用的托兒所不足的現狀,修訂稿提出,新建幼兒園必須配建一定規模的托兒所,幼兒園與托兒所班數比例宜為3∶1。這也是此次修訂中唯 一新增的部分。

  數據統計,目前中國有3歲以下嬰幼兒(不含3歲)5000萬左右,但托幼機構的供給存在矛盾,而隨著二孩出生人數的持續增多,這一矛盾將更加凸顯。

  “當前全社會對嬰幼兒照護服務的需求非常緊迫,而且需求量非常大。但目前我們托育服務的供給方面存在著總量不足、結構失衡、質量不高等問題。”不久前,在國新辦的吹風會上,國家發改委社會發展司司長歐曉理如是表示,按照“規劃統籌引領、政策組合發力、試點示范推進”的思路,國家發改委將大力推進嬰幼兒照護服務的發展。

  “0?3歲的托幼機構,現在總體面臨空缺,需求還是很大的。之前我們國家有大量托兒所,但因為沒有教師編制,所以紛紛不做了。”北京一家幼教機構的總園長馮惠燕告訴記者,此前幼兒園歸教育部門主管,托兒所歸衛生部門主管,體制不同。

  在馮惠燕看來,托幼機構不足,導致了部分家庭不敢生二孩。

  據記者了解,目前市場上的托幼機構更愿意招收月齡在18個月?36個月的寶寶,而一般的幼兒園僅招收2歲,甚至是2歲半以上的寶寶進入嬰班作為過渡。但3歲以下的嬰班學位占比也并不高。

  “我們小區內的一家私立幼兒園,有大約400名在園幼兒,但前兩年只有一個嬰班招收2歲半到3歲的孩子,今年嬰班是否開設,幼兒園說還要再等教委的消息,往年六·一前就會確定了。”北京朝陽區一位幼兒家長告訴記者。

  按照我國《城市居住區規劃設計標準》(GB-50180)規定,居住區配套設施應設置幼兒園、托兒所。但由于托兒所營運管理成本高、責任大,因此,近幾年居住區按規劃僅建了幼兒園,很少建托兒所。

  也正因為未來托兒所建設的需求大增,住建部先行一步修訂建設標準。

  配建托兒所或存難度

  不過,也正是出于成本等考慮,業內人士認為,公辦園配建托兒所的標準在實施中,或存難度。

  “托兒所的辦園成本是幼兒園的三到五倍,按照目前的情況,公辦園若配建托兒所,財政上恐怕承受不了。”前述教育系統人士表示。

  他告訴記者,以北京為例,北京人口基數大,托兒所的成本較高,現在北京市公辦園的財政壓力已經很大,市里今年也調整了普惠民辦園的財政支持力度,再辦托兒所,師資和資金都是問題。

  據了解,今年1月,北京市對普惠性幼兒園的生均定額補助從此前一級園1000元、二級三級園700元的分類標準,統一上調為生均每月1000元,每年按12個月計發。

  此外,財政還對通過租賃場地新舉辦普惠性幼兒園給予最 高5元/平方米·天的租金補助;對普惠性幼兒園新增學位,按照1萬元/生的標準給予一次性擴學位補助;對非普惠性幼兒園降低收費價格轉為普惠性幼兒園,按照3000元/生的標準給予一次性獎勵。

  “托兒所一個月的托費不低于5000元,老百姓恐怕接受不了。”在此種情況下,前述教育系統人士表示,可以鼓勵社會資本辦托兒所,且放開收費。

  馮惠燕告訴記者,3歲以上學前教育的生均成本大概要達到3000元,3歲以下幼兒的師幼比更高,大概在1∶3左右,成本勢必更高,要四五千元。“現在有些托幼機構采用商用房建設,導致費用也很高。”

  而另一位業內人士告訴記者,只有放開市場,政府投硬件,老百姓負擔看護成本,政府不盈利,在公辦園不會成為托、幼收費的洼地的情況下,才有可能舉辦托班,幼兒園會良性發展,老百姓也可以結合自身條件選擇適合的園所。

  近日國務院發布的《關于促進3歲以下嬰幼兒照護服務發展的指導意見》提出,政策引導,普惠優先,充分調動社會力量積極性,優先支持普惠性嬰幼兒照護服務機構。

  馮惠燕認為,在該指導意見的引領下,未來幼兒園配套舉辦托兒所,可能會面臨和當前幼兒園發展類似的問題。比如配套的托兒所是什么性質;是政府主導,還是民辦主導;民辦如何收費,是否會限價;舉辦者如何去辦等等,這一系列新問題就會出現,還需要政策通盤考慮出臺相應的配套細則等。


天湖馬德里

二室(1三室(6四室(1

湖北廣水市應山辦事處印臺路與花園路交匯處(印臺山公園以南200米)

0722-6669666

一房一價
分享到:
3d开机号公益报